mardi 25 novembre 2008

為什麼是反馬?


巴黎亞裔社團將於12月7日共同舉辦國際人權日活動,
其中台灣的部份將突顯「反馬」訴求,
許多人對此有疑慮,有些是考慮台灣的白色恐怖也許將至,認為不宜與之衝撞,
另一些人則不願國內藍綠對立延燒到巴黎街頭,認為此訴求將窄化參與光譜。
-
問題因此分為三個:
一、為什麼講人權要「反馬」?
二、為什麼需要提起勇氣跟他衝撞?
三、為什麼不擴大參與面?
-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講人權要「反馬」?
最近台灣的人權事件,包括大規模的警察濫打、司法濫押、言論自由緊縮,
無疑是馬上任以來才出現的台灣新現象,此人權之病,絕非要求警員、
檢察官代罪可醫治的,這也是野草莓靜坐學生會要求馬英九道歉的原因。
-
此外,身處國際場合,我們也只能高舉國家元首肖像來批判,
否則國際友人一定會感到莫名其妙:
「警察有問題、署長有問題、檢察官有問題,就去找你們國家元首去處理,
幹嘛在這國際場合遊行?」
-
更明顯的是,現在馬英九庇護這些人到底,
就「協和專案」而言,不僅連一名暴警都沒有被調查,
參與的高級警官還全都升官,
這難道不是馬英九要與爭人權的台灣人為敵嗎?
-
而台灣人權墮落至此,跟中國使者有直接關係,
也跟台灣主權危機有直接關係,親中之快、狠、敢,
致使台灣的人權水準快降為中國式的,
而此一傾斜,又是「親中總統」馬英九所努力不懈的。
-
-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需要提起勇氣跟他衝撞?
如果確認馬是台灣人權標準下降最大的禍首,基於什麼動機,
我們需要鼓起勇氣在此場合揭發之?
-
我認為動機有二個:
(1) 野草莓靜坐學生所能做的,我們更應該去做,畢竟他們人在國內,
有警察、教官、不友善的大眾媒體環伺,
而我們在國外,是相對自由多了;
如果連野草莓都敢反馬(要他道歉),
我們有什麼理由比他們更退縮?
-
(2) 相對於他們,我們有較好的機會向國際發聲;
巴黎,是一個極易吸引國際人權組織注目的地方,
我們實不宜錯過此機會,並且要切中要害,使馬真有所壓力;
畢竟,一國元首在國際場合被揭露、被攻擊,
所感受的壓力,會是比國內一百名學生靜坐更大的。
-
-
第三個問題,為什麼不掩飾批馬的意圖?
為什麼不僅講人權,以擴大台灣人的參與面?
-
答案很簡單,台灣的人權會一下子回到二十年前,
原因正是有太多台灣人過於鄉愿:認為內部和諧比正義重要。
如果我們順從此鄉愿:只講受害者人權受害情形、
而不去揭露加害者,那我們無異將成為人權的間接加害者。
-
事實證明,任何一場人權事件控訴,都有加害者,
台灣不正常太久了,我們不能再持續扮演國際怪胎。
-
馬英九的國際知名度並沒有胡錦濤高,後者惡名在歐洲是人盡皆知,
現在把二個人的臉放在一起,
馬上可以讓人了解台灣選出「親中總統」後,發生了什麼倒楣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Joe  敬上

3 commentaires:

Haining a dit…

我想~


我支持的是人權~所以我反馬!!

而不是我反馬~所以(因此)我支持人權,,,

joe a dit…

「我反馬~所以(因此)我支持人權,,,」

太怪了吧?天底下有這種人嗎?

如果真的存在有人因為反馬而要來支持人權,那又有何不可?我們還是很歡迎的啊。

頑固台獨份子 a dit…

來了,我反馬而來支持人權!

馬從在美國哈佛時期用葉武台這個職業學生的身份擔任國民黨爪耙子,就開始侵害人權,直到現在掌握中華民國統治權仍然放縱其軍警情治共犯結構在踐踏台灣人權!

我支持人權,所以反馬!
我反馬,因為他是人權殺手,所以我要支持人權!